搜索 请登录

滑银生 ‖ 八旬老人20年出版7本专著创作100部剧本

  • 发布:
  • 阅读:3240
  • 来源:

濮阳八旬老人退休后坚持创作

出版七本专辑撰写一百部剧本

滑银生:写作能“治病”,生命不息写作不止


濮阳县原党校校长、退休干部滑银生,退休后坚持写作,20年时间出版了7本个人专辑,写了100部剧本。9月10日下午,在位于濮阳县上景湾小区的家中,今年80岁的滑银生向记者表示,写作能“治病”,生命不息自己的写作就不会停止。他目前最大的愿望,就是创作的100部剧本,能被拍成戏曲,为我市文化建设做一点贡献。

笔耕不辍:退休干部19年出版7本书

滑银生的案头,摆放着近年来相继出版的7本书。最早的是2001年的《菊韵集》,最新的是2019年出版的《童话集》。其他几本分别是2011年出版的《禾香集》、2013年出版的《苔花集》、2014年出版的《童心集》、2016年出版的《散曲集》和2018年出版的《小赋集》。从内容看,这7本书题材广泛,有诗,有赋,有曲,有童话。

出生于工业园区岳村镇湖夹寨的滑银生,曾是个苦孩子,自幼靠学校免费才得以读书。但滑银生知道学习,爱写作,爱音乐,成绩好。初中临近毕业时,新乡地区艺术学校来濮阳招生,滑银生经过笔试、复试等程序后,顺利被学校录取,成为学校创作班的一名学员。在这里,滑银生学到了很多创作方面的知识。

参加工作后,滑银生先后在濮阳县银行、县委宣传部、柳屯镇、县委党校等多个系统和行业工作。尤其是在县委宣传部工作期间,接触文化、文艺方面的东西比较多,为其退休后的创作进一步打下基础。在濮阳县委党校工作期间,因课讲得好,滑银生还没退休,即被老干局关工委吸收进去,和讲课团一起深入学校、农村讲课。

退休后,滑银生开始思考如何让退休生活过得更有意义。他想到了写。在县诗词学会一帮朋友的激励下,滑银生开始写古体诗。滑银生是个干什么都肯钻研的人,当即就买来很多古体诗方面的书,研究诗词格律等知识。平时,滑银生主动给自己激发灵感,生活中的很多寻常小事物、小场景、小事件,都能激发他写诗的灵感。2001年,他将自己的诗歌整理成《菊韵集》,顺利出版。


此后一发不可收拾,滑银生的创作热情更加高涨。他不仅写诗歌,还将创作领域向元曲、汉赋、童话等领域拓展。每拓展一个领域,他几乎都要从头学起。两本《新华词典》,硬是被他翻乱。诗词歌赋之类的书籍,买了数百本。他随时学习、随时观察、随时创作,为写作经常熬夜到很晚。他还自费报名参加中华诗词学会的函数班,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加入到中华诗词学会。2013年,由中华诗词学会、中华书局、《光明日报》等单位发起的首届全国诗词大赛,滑银生的一首小诗获得了三等奖,被邀请到北京领奖。

这一切,都成为滑银生创作的不竭动力。从2013年到2019年,他相继又出了六本书。滑银生的7本书中,每一本都有较高的质量。其中,2016年出版的《散曲集》,尤其值得称道。中华诗词学会一领导亲自写序:“据我所知,诺大一个河南省,写散曲的人着实不多,滑银生同志是少数几个矢志不渝地在曲坛耕耘的人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滑银生这7本书,全部为自费出版。在他看来,为了爱好,花点钱不算什么问题。子女们也很支持他的做法,每次出书时都主动赞助。

灵感喷发:3年创作五种剧体的百部剧本

时间来到2019年。在出版了《童话集》后,将近80岁的滑银生,开始思考再变一种写作方式。他决定将《童话集》里的故事,用现代叙事诗的方式表现出来。但是,在与一位诗友交谈时,对方建议他用散曲来表现故事,滑银生觉得这个不错,自己可以尝试。

自此,滑银生开始与剧本结缘。他开始在网上查询有关散曲、剧本的一些知识,然后买来了《聊斋俚曲论纲》《聊斋俚曲戏》《大弦戏》等几十本戏曲方面的书来学习。经过深入学习研究后,滑银生开始了自己的剧本创作。当年9月开始,滑银生着手写第一部曲牌体小戏《小抗联李钢铲》。随后,他一发不可收拾,从2019年至2021年间,共创作了20部曲牌体剧本。他将这20个剧本,按照《歌剧体》《清唱体》《板腔体》《坠子体》的格式和要求,对其进行了改编。这样下来,滑银生已经写成了5种体例的100部剧本。


滑银生的这100部剧本,内容题材广泛,有表现热爱祖国、机智勇敢的《小抗联李钢铲》,也有表现助人为乐、热爱劳动的《老犟和妻儿》《花甲勇为》《程大德钓鱼》;有表现知恩图报、坚强机智的《斑鸠和喜鹊》《麻雀的报答》,也有表现动物、聪明勇敢的《小乐救大雁》《邹雀脱线》;有表现破除迷信、崇尚科学的《奶奶与杨仙爷》《大能人与长生散》,也有表现尊师重教、爱情忠贞的《朱龙和马桂》《金钥匙》;有表现谦虚谨慎、实事求是的《吹牛表演》《呆子和二婶》,也有表现巧寻商机、美丽河山的《牛郎织女游黄山》。

滑银生告诉记者,他所创作的剧本,虽然情节多属于虚构,但基本都反映现实,并且很多故事都来自于自己听到的真人真事。比如《老犟与妻儿》,就是小时候听大人们讲述的一个人的故事;《小抗联李钢铲》,则是在银行系统上班时,听同事讲述的一名抗日村民的故事。

2020年3月份,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、安徽省文联在全国举办安徽省100部小型优秀原创戏剧剧本、曲艺作品大赛,滑银生的《老犟与妻儿》,顺利入选,还获得了1万元创作费。

老骥伏枥:希望剧本能奉献于社会

作为一名退休干部、八旬老人,滑银生为了写作,可以说付出了很多。多年来,他很少参加社会活动,经常自己待在家里学习、创作。在创作剧本前需要大量学习,他要在买来的书本上做标注,因为写写画画,光2B铅笔就用了两盒。他以前不会用电脑,为了写作需要,他让儿子给买了台电脑,又学会了用智能手机。将电脑和手机联起来,躺在客厅沙发上用手机写,自动保存在电脑上。目前,电脑WORD、WPS文档等,滑银生都用的很熟练。

这么大年龄了,天天忙着搞创作,一些老街坊为滑银生不值得,他们劝他说:“歇着吧,天天捣鼓那干啥?”

但在滑银生看来,这是自己的爱好,每创作出一部作品,都感觉很充实,很有成就感。

事实上,滑银生的身体并不好。他有49年的心梗历史,腿还有滑膜炎,走路都要靠拐杖扶持。就是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,滑银生还能出版7本书100部剧本,真的不容易。“在我看来,写作能治病,生命不息,写作不止。”滑银生说。


几年来,滑银生的作品在社会上也得到了检验。除了《老犟与妻儿》入选安徽省100部小型优秀原创戏剧剧本、一首诗歌获得全国首届中华诗词大赛三等奖外,滑银生还相继获得濮阳市老干局征文奖二次、河南省老干局征文奖3次。这些成绩,都是对他努力的最好肯定。让滑银生感到欣慰是,这么多年,几个子女对他的创作给予了极大的支持。出书时都给赞助,领奖时带着他去北京领奖,平时创作给予精神上的鼓励、物质上的支持。

当然,滑银生也有遗憾:除了《老犟与妻儿》入选安徽省100部小型优秀原创戏剧剧本外,他创作的其他剧本,目前基本全“待字闺中”。一些剧团负责人表示,剧本是好剧本,可惜现在剧团生存条件不好,没钱排练。滑银生说,有生之年,希望看到自己的剧本,哪怕有一两部被搬上剧台,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做点贡献,就心满意足了。“我不图钱,只要有人愿意去排练就好。”滑银生说。